“蚂蚁”梦碎科创板,下一个炼成金融科技“新物种”的战场变成了港交所

来源:中房报 | 2021-04-22 15:43:19 |

从蚂蚁集团上市触礁开始,市场对于金融科技行业IPO生变的猜测从未停止。

这个4月,京东数科终止了科创板上市申请;蚂蚁集团遭受182.28亿元天价罚款后,再被约谈整改为金融控股集团;微众信科撤回了上市申请;证监会限制金融科技、模式创新企业在科创板上市,并建立负面清单,这应该是时下金融科技圈最热话题。

本来在看到“蚂蚁”即将成为全球羡慕的互联网金融故事时,“独角兽”们都加快了IPO步伐,结果“蚂蚁”梦碎科创板,下一个炼成金融科技“新物种”的战场变成了港交所。

4月18日,绿地集团执行总裁、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金融”)董事长耿靖透露,绿地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数科”)作为绿地金融分拆上市的主体将在3年内完成上市,重构之后的绿地数科赴港上市正在推进中,目前Pre-IPO首轮战略投资人仍未谈定。

早在去年8月市场就传出对标“蚂蚁”且手握多张牌照的绿地金融计划在2021年底前上市,并主动开启符合金融科技监管环境的资产腾挪。

去年11月23日,绿地控股100%持股在深圳福田区注册成立金融科技台公司绿地数科,绿地金融投资控股集团被装入绿地数科中。12月7日,拿下新加坡数字批发银行牌照(DWB);紧接着12月16日,绿地控股又在上海注册了绿地金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地金创”),注册资本199亿元。8天后,绿地数科大股东变更为绿地金创,绿地金融此前的众多资产被注入绿地数科。

按照绿地集团董事长张玉良设想,绿地数科在完成对绿地金融业务资产并购及重组后,资产管理规模预计将超过1000亿元。

不同于蚂蚁集团“数字金融”定位,孵化于绿地金融的绿地数科试图去金融化,强化科技属,将“数字”“科技”提升到重要战略位置。但不论它们如何“定位”,蚂蚁集团上市受阻所遇到的问题同样也出现在绿地数科身上。

资料显示,绿地数科主要业务来自绿地金融,通过股权投资、债权投资、资产管理及资本运作、金融科技四大业务体系五年累计实现利润总额超150亿元,总资产规模超370亿元。

耿靖说:“十年前,我们从小贷类金融牌照起步,现已涵盖银行、证券、信托等牌照,接下来马上要完成保险牌照;此外绿色金融还拥有一些基础牌照,包括第三方支付、融资租赁、保理等。当然我们也拿了一些数字化经济服务牌照,包括互联网小贷、消费金融等。重要的是在搭建新的服务体系过程,银行是互联网银行,保险是互联网保险,证券交易也是互联网证券,全面实现数字化。”

实际上,梳理这些金融科技公司发展史,就会发现它们发展路径大同小异。去金融化原因之一是为了合规,强调科技属是为了能给市场更多想象空间。但本质来看,它们都逃脱不了金融。“科技是外衣,金融是底色”这句业内对金融科技公司的描述,侧面反映出行业长期错位。

某数科公司总监认为,金融科技行业目前正处于政策敏感阶段,绿地数科试图将运营10年之久的金融业务板块重构起一个庞大数字科技台,跟京东数科并入智能云和AI业务并改称京东科技的意图一样,就是为了突出科技属,但依然存在着消费金融基因。

耿靖在绿地金融成立10周年庆典上提出,绿地数科争取在2023年达到60亿元利润规模,并向千亿市值进军。绿地金创、战略投资人和管理层持股绿地数科的比例分别是82%、17.6%和0.4%。

绿地数科已经明确了服务数字化转型的旗舰型企业的定位,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等科技手段,全面承接绿地集团数字化转型。

具体来说,就是把产业当中众多的供应链企业连接起来,服务ABC三端:To A(Asset)的不动产使用权流转台——权益宝;To B(Business)的供应链金融科技台;To C(Customer)的G优尊享会员私域流量服务台。


备案号:粤ICP备18023326号-41 联系网站:5 531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