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突然开始“翻脸,3月中旬的750亿大幅降至目前的45亿美债

来源:BWC中文网 | 2020-06-17 16:57:04 |

据世界黄金协会在6月11日发布的最新报告,1至4月,各国央行共净购买了31.6吨黄金,黄金储备达34891.5吨,土耳其是最大买家,同时,5月全球黄金ETF再创历史新高增至3510吨,报告指出,考虑到,新冠状病毒引起的全球经济不确定性仍存在,超过20%的央行计划在未来一年内继续增持,而在去年仅为8%。

这背后体现的是,作为战略经济价值的黄金依然在全球货币和金融系统中充当着信任锚的作用,对冲美元敞口风险和经济衰退,当然,作为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机构买入黄金并不完全是用来投资,其中之一就是体现了央行对货币价值有了清晰认识。

全球经济已经高举了数十年的现代货币理论大旗,全球债务更是高达250万亿美元,甚至有18万亿为负利率资产,这在美联储三个多月来在利率政策上开启"倾家荡产"式举措的背景下将变得更明确,对此唯一真实反应的地方是黄金,毫无疑问,这会影响到美元的价值和战略地位,因为,现在大部分的美元的发行是锚定美债规模的,没有黄金支持,更不断地被多轮量化宽松印钞机所稀释。

截止6月16日,在下面这个像飞机仪表盘似的美国国债实时钟上显示的美国联邦债务赤字总额已经超过26万亿,数据还在快速增长中,且美国的公共债务在2020财年开始的八个月内(2019年10月开始)又增加了3万亿,比2019年全年还多了1.8万亿。

但美国财政部到目前为止所支付的利息费用,却比去年整年的支出还少了170亿,而之所以能够降低利息支出,是因为美联储通过三次降息至零水平后,使得债务利率大幅下降,而这为美国可能会实行负利率提供了动力。

比如,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美当地时间6月16日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发表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中表示,美国经济复苏的时间和强度面临严重不确定性,并重申美联储将维持利率在接近零的水平,直至经济复苏处于正轨之上。

而美国总统更是早在三周前就在社交媒体上称,“我喜欢负利率,美国应该从负利率中受益”,虽然,因最近一周美国非农和零售数据意外改善,使得现在市场对美国实行负利率的押注减少,但一些熟悉美联储决策机制的分析师仍坚持认为美联储可能在未来某个时候突然改变主意转而支持负利率,比如,美联储经济学家WEN YI在上周认为,美国经济要想实现V型复苏,则需要负利率政策。

同时,我们注意到,另外一份美联储在二周前公布的最新购债方案也在表明离执行负利率越来越近了,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报道,美联储突然开始“翻脸”,正在逐渐缩减原先宣布的每日美债购买量,从3月中旬的750亿大幅降至目前的45亿美债,显然,美联储已经没有多少“余粮”了。

这也意味着,随着美国债务的快速膨胀,除了负利率外,美联储似乎再也拿不出更为宽松的政策和降低其利息支出的举措了,而以上这些也意味着,一旦时机合适,负利率在美国存在很大的可能性。

而这更意味着包括中国、日本、英国、加拿大、沙特、德国等在内的全球美债投资者或将要为持有美债转而向美国财政部付款,尽管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但这在2019年10月开始,美联储在货币正常化政策上正式向美国当局认输投降的背景下,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比如,在债务利息支出负担加重的背景下,美联储现在除了负利率外,似乎再也拿不出更为宽松的政策来应对第二波公共卫生事件危机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了。

对此,德银在最新发表的2020年全球经济风险报告中预测认为,全球经济在新冠病毒危机中恢复后,美债是否还会有大量投资者买单?这可能是接下来市场的重要风险之一,事实上,正如BWC中文网所看到的那样,最近的三次美国公债拍卖上已经出现认购滞销趋势,涉及总额达1035亿美元。最新的报告也正在反馈这个趋势。

据美国财政部6月16日最新公布的报告显示(官方数据报告会有两个月延迟,具体请查看下图),截止4月,全球央行已在过去的24个月中连续23个月大幅净抛售9263亿美债,仅4月和3月外国央行就净卖出1773亿和2993亿美元美债,创下全球央行抛美债的月度纪录水平。其中,中国所持美债也开始大幅度下降至两年以来最低,在截至4月的20个月内,减1256亿美债后,在4月再减88亿美元。

此消彼长,我们注意到,全球央行净减持美债置换黄金的趋势仍在继续,对冲美元敞口风险和经济衰退,这些央行与减持美债的央行出现了相似性,这种结果使得外储管理者们逐步提高了非美元资产的配置,比如,黄金、人民币和欧元等非美资产,而且接下去还将一直是这样,因为,现在美元的零利率政策,甚至市场押注2021年5月后美国会进入负利率的背景下,会降低追求高收益的投资者对美元资产的吸引力。

对此,美国《货币战争》一书作者,华尔街老兵,资深经济学家Jim Rickards在上周撰文称,自美国爆发金融危机以来,国际货币分析师们一直在寻找国际主要储备货币被重置的迹象。

这些都在间接的说明,除美国等少数国家外的全球央行正在考虑让本币和黄金发挥更大作用,正如世界黄金协会报告所指出的那样,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来,黄金依然发挥着信任锚的作用,而美元将无法长远做到这一点,与此同时,也出现了很多针对纽约联储银行金库的怀疑,多年来,美国财政部面临指控,称其已经出售,交换,租赁或以其他方式限制了美国的一些黄金储备,特别在因新冠状病毒影响,实物黄金在今年3至4月出现短缺的背景下,而正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了两件让市场意外的事。

据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的跟进报道中称,美国金本位制的捍卫者,美国众议员亚历克斯·穆尼( Alex Mooney)上周再次向美国财政部提出了一项黄金储备透明度法案(HR2559)的提案,要求对其保管的黄金储备进行实物公开审计,随后,财政部表示每年都会对黄金进行清点和审计,但是当穆尼要求美国财政部进一步出示详细的审计报告和细节时,却都没有得到明确答复。该外媒称,这是70年以来首次有美国官员正式对美国政府提出对黄金进行审计的请求。

对此,Jim Rickards进一步解释称,美联储无权阻止各国央行(国际组织)运回属于自己国家的黄金,因为,这些黄金的所属权是很清晰的,换句话说,美国要维持美元地位和信誉,就不应有黄金储备不安全的情况发生,更不应该让实物黄金成为一张纸质信用凭证而已,所以从这一角度而言,对于美国是否会赖掉海外债权人持有的美国国债这笔账的问题,读者朋友们也不必过分担心。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又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据对冲基金经理Crispin Odey在上周发布的最新报告中表示,美国政府可能很快会禁止私人持有黄金,因新病毒危机之后美国当局将很快失去对通胀的控制,未来美国可能会试图将黄金货币化,而这又将为美国实行负利率提供了另一个佐证,因为,作为主权货币美元的信用和价值再次被质疑(上一次是美元与黄金分手后),而这也是美联储主席坚称美国不适合负利率的原因之一。

但是,First Mining Gold的董事长Keith Neumeyer表示,他认为原因是显而易见的,他确信,当聪明的央行真正需要解决美国不断高企的债务风险时,储备货币市场中的重置现象料将会发生,问题的关键就在于,美国还将一如既往的快速印制超额纸币,且完全没有放慢脚步的迹象,穆尼进一步称,我们的大多数经济和金融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全球化和失业造成的结果,而是美联储通过更快更多的印钞来摧毁我们的资金,对此,美联储应该承担责任。


联系网站:5 5313 8779@qq.com